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新闻 >正文
确认具体行政行为无效不应受起诉期限
作者:证件制作    日期:2022-6-12 7:9:54

  【案情】2009年9月,李某在与前妻张某经法院调解离婚数年后,为使用结婚证办理购房贷款事宜,与张某协商,以结婚证遗失为由,持各自工作单位出具的夫妻关系证明、申请补领婚姻登记证声明书等信息材料,一同在婚姻登记机关补领了结婚证。事后,李某向婚姻登记机关说明了其出于个人目的而隐瞒离婚补领结婚证的事实,要求撤销补领的结婚证被拒。2014年7月,李某向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婚姻登记机关补发的结婚证。

  其次,从婚姻登记机关为李某、张某补发结婚证的效力看。本案李某、张某二人在已经法院调解离婚的情况下,出于个人目的,故意隐瞒二人已离婚的事实,婚姻登记机关为其作出了补发结婚证的行为。婚姻登记机关补发结婚证的行为本身虽并不违反法律,但因其补发结婚证所依据的李某、张某婚姻存续的事实基础已不存在,故其为李某、张某补发的结婚证亦属无效。根据《最高关于执行〈中华人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三)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依法不成立或者无效的,应当作出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的判决。

  综上,对李某提起的撤销补发结婚证之诉,应依法判决确认婚姻登记机关为李某、张某作出的补发结婚证无效。

  【分歧】对应否撤销婚姻登记机关为李某、张某补发的结婚证,有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确认具体行政行为李某、张某在2009年9月补领结婚证时,已知晓婚姻登记机关补发结婚证的行为,其在2014年7月才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起诉期限,法院应驳回其诉讼请求;第二种意见认为,婚姻登记机关为已经法院调解书确认离婚的李某、应予撤销;第三种意见认为,婚姻登记机关为李某、张某补发的结婚证系对二人之前结婚登记行为的续认,但因在婚姻登记机关作出补发结婚证行为前,李某、张某离婚的事实已经法院调解书确认,证件制作婚姻登记机关作出补发结婚证行为所依据的二人婚姻关系存续的事实已不存在,法院应依法确认婚姻登记机关为李某、张某补发的结婚证无效。

  首先,从婚姻登记机关为李某、张某补发结婚证行为本身看。我国《 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七条:“结婚证、离婚证遗失或者损毁的,当事人可以持户口簿、身份证向原办理婚姻登记的机关或者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申请补领。婚姻登记机关对当事人的婚姻登记档案进行查证,确认属实的,应当为当事人补发结婚证、离婚证。”即只有当事人已经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过结婚登记手续,取得过结婚证,但因证件丢失或者损毁等原因,才能够向婚姻登记机关申请补发结婚证。《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第五十六条:“婚姻登记机关为当事人补发结婚证、离婚证,无效不应受起诉期限应当按照初审—受理—审查—发证程序进行。”第五十八条:“婚姻登记员对当事人提交的证件、证明进行审查,符合补发条件的,填写《补发婚姻登记证审查处理表》和婚姻登记证。”本案中,李某、张某故意隐瞒已经诉讼离婚的事实,持补办结婚登记所需信息材料,共同申请补领结婚证,而现实中婚姻登记机关与案件信息不互通的情形客观存在,受此制约,婚姻登记机关依据本机关或同系统内记载保存的李某、张某的婚姻登记信息,在对李某、张某二人按提供的信息材料进行了合理审查,履行程序后,为二人补发结婚证的行为本身并无不当。

  最后,确认具体行政行为无效不应受起诉期限。本案中,李某、张某的婚姻关系已经法院调解书确认解除,婚姻登记机关后补发的结婚证因其依据的事实基础已不存在,其产生的附随义务亦应予解除,但该部分义务客观上并不因该具体行政行为无效而自行,仍须经有权机关予以确认方能得到解除。对于行政机关作出的无效具体行政行为,如因行政相对人起诉不符定诉讼期限而驳回其诉讼请求,显然不利于当事益的,故行政相对人对无效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亦不应适用《中华人行政诉讼法》关于起诉期限的。

  转载本文请注明来自专业制作各种证件http://www.ytsqf.com/

« 上一篇下一篇 »